论坛首页|五连肖10块钱赔多少?
南方雜志 深度凝聚力量
首頁
往期
南方
雜志簡介
單位公告
官方媒體

老舊水利重生記

2019-04-16 來源:南方雜志 作者:付強 楊洋 張亮

  

  ◎《南方》雜志記者∕付強 楊洋 張亮 發自汕尾、云浮、韶關、中山、廣州

  ◎本文責編∕王宏旺

  一大早,云浮羅定市生江鎮碗窯村60歲的李伯就動起了鋤頭,給家門口的八分地松土,準備今年新種些果樹。

  “農事漸興人滿野”,日前,《南方》雜志記者行走田間地頭,看到在我省各地,無數像李伯這樣的農民,已經投身到春耕的火熱場景中。

  水利是農業的命脈。省內眾多水利工程建于上世紀50至80年代,為南粵大地的農業生產打下堅實基礎,如今許多已老化失修。《南方》雜志記者在粵東西北和珠三角各選取了一個點進行深入調研,發現雖然存在多種困難,但各地正行動起來,積極對老舊水利的運行和維護進行破題,保障了春耕的順利進行。

  粵東陸豐:確權小型水利

  陸豐屬于易澇易旱的地區,農田灌溉、防洪防澇全部依靠全市大大小小的水庫、水閘。這些水利工程大多建于上世紀50至70年代,運行時間較久,安全隱患多。即便如此,陸豐仍保持著洪澇災害群眾零傷亡的記錄。

  何以能如此?陸豐靠的就是基層水利人的責任擔當。

  從市區朝西北行車12公里,就到了箖投圍水庫。水庫管理處主任蔡鎮演介紹說:“箖投圍水庫始建于1959年,是一宗灌溉、防洪的蓄水工程,灌溉1.5萬畝農田,保衛人口8萬多。”《南方》雜志記者看到,在水庫大壩前立著責任牌。蔡鎮演說:“水庫日常養護經費不足,除草、防治白蟻都是問題,我們工資拿得少,工作還是要做好。遇到問題,請示市的水庫責任人協調解決。”

  位于陸豐市區的螺河橋水閘建于1966年,它不僅僅是一座水閘,同時曾是連接螺河兩岸的一座人車通行的橋閘。上年紀的陸豐人都知道,當年它是廣汕公路的一部分。除此之外,螺河橋水閘灌溉農田8.71萬畝,總供水人口達80萬人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該閘已評定為“四類閘”,必須拆除重建。陸豐市水務局局長莊木輝告訴《南方》雜志記者,2011年已上報要移址重修,該水閘現已列入病險水閘規劃,完成了可行性研究報告,并通過省專家審核,總控制造價6億元。這期間,保障水閘的安全運營靠的是日常管理和維護。

  老舊水利工程普遍存在一定的安全隱患。針對這個問題,從2017年開始,陸豐市水務局開展了小型水利工程管理體制改革工作,對全市小型水利工程進行了產權明晰,對工程管理主體、范圍、責任、制度進行了明確,設立基層水管協會,并由市財政解決了部分維修養護經費。

  莊木輝說:“我們正在探索新的管理模式,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,推行按區域或水系建立專門管理機構,建立健全小型水利工程巡查人員財政補助機制,著力保障小型水利工程巡查人員經費。推行管養分離等多種服務形式,推進社會化、專業化維修養護服務。”

  粵西羅定:培育用水協會

  在羅定市附城鎮水溪村,清泉奔涌在上世紀50年代興建的渡槽里,順著引水渠流入方圓數公里的田間。渡槽下“冬眠”的農田已經被水流“喚醒”,引水渠每天有“渠長”來回巡視,遇見漂浮物和淤積物就當即處理。

  羅定歷史上是個水資源短缺的地區,當地人民在上世紀50至80年代大興水利,形成“長藤結瓜”的格局,把荒地變成良田,把“餓定”變成糧倉,這些水利工程至今發揮著重要作用。

  “市里設置了300個編制,對市屬水利項目進行運維。但大批的鎮、村級水利工程‘重建輕管’的情況比較突出,水利最后一公里無法抵達。”羅定市水務局局長譚榮佳告訴《南方》雜志記者。

  譚榮佳清楚地記得,去年一次接報引太工程一處渡槽發現裂縫,他馬上向市委報告,并立即指揮斷水搶修:“極小的裂隙都可能引起渡槽崩壞,下游整個村莊都有可能被沖垮。”

  當時的危險及時解除了,然而建于1958年的引太工程,整體上都需要進行更新和加固。按照標準測算,其整體維修成本需要1.2億元,對于羅定這個農業市來說,壓力不小。

  為此,羅定不僅構建河長組織體系管護水利設施,還摸索出一套“農民用水戶協會”的經驗。羅定太東村有個庫容約為29萬立方米的石硤水庫,主要滿足太東村2000畝農田的灌溉及3500人的飲用水,現在建有自來水廠一座,日供水量約100立方米。當地經過深化農村水利改革,石硤水庫和太東自來水廠的權屬劃歸太東村農民用水戶協會,村民也轉變思維,形成了“水是商品”意識,付費用水。

  羅定計劃在全市推廣這種做法,按照“誰受益、誰負擔、誰管理”的原則,引導村民群眾自發成立“農民用水戶協會”,切實加強工程建后管理;加大財政對農民用水協會的扶持力度,讓村農民用水戶協會良性運作起來,用好村級各項水利設施,管好村級水利設施。

  粵北韶關:力推管養一體

  南雄孔江水庫四周青山環抱,林木蔥蘢,清澈的湖水倒映著青山麗影,猶如碧玉凝脂,吸引了不少市民前來觀光游覽。據水庫管養負責人溫華明介紹,該工程上世紀60年代建成,是一宗以灌溉為主,防洪、發電為輔的中型水庫,也是南雄最大的水庫,建成后從根本上改變了南雄干旱面貌。“如今孔江水庫不但成為水源地,還建設成了國家濕地公園,規劃總面積為1600多公頃,有了‘百島湖’和‘粵北第一庫’之稱。”

  據溫華明介紹,由于省里沒有撥款,全靠市縣財政供養,水庫管理所的員工工資普遍較低,而且水庫堤壩也多年未能進行系統地檢測修繕。“我們工資雖然低,但一直都是盡心盡力來管養。而且,管養是一體的,因為缺錢,日常除草、滅白蟻等工作全靠人力完成。隊伍基本穩定,也得益于韶關市的定崗定編,給我們有所保障。不過雖然有編制,但因為工資低,地方偏遠,近年來很難招到新人,全靠我們這些老員工,艱苦奮斗、攻堅克難。”

  《南方》雜志記者來到南雄烏逕鎮水松村管的大壩水庫了解到,該水庫的管養人員董石蘭為村里聘請,工資由政府支付。“除了日常巡查,每年兩次開閘放水灌溉農田之外,一年要花兩個月的時間,用鐮刀對威脅堤壩安全的雜草進行割除。”董石蘭說。

  韶關市水務局建管科科長毛德志介紹,在2008年全國水利工程體制改革中,韶關市大中型水利工程明確了管理單位,確定了管理人員編制,進行了人員定崗,解決了工資來源。“2016—2018年,公益性小型水利工程通過管理體制改革,明確了管護主體,落實了管護經費,建立起較規范的規章制度和運行保障機制,實現了‘宗宗工程有人管、鎮鎮都有水管所、村村都有水管員’的目標。”毛德志告訴《南方》雜志記者。

  珠三角中山:改建煥發生機

  水利老化的困擾,并非為農業市縣獨有。

  中山市民眾鎮的二滘口水閘是一座中型水閘,它于1960年建成。《南方》雜志記者在現場看到,水閘基礎部分為砌石結構,局部位置出現破損,6個閘口已有3處混凝土閘門無法使用,只能處于關閉狀態。

  中山市人大代表、民眾鎮水利所副所長李宇峰介紹說,混凝土閘門為當年始建閘門。因為閘門老化和運行需要,已停用十幾年。另外洪水期間,關閉的閘門附近石縫也會出現滲漏現象:“已經請水利專業機構評估過,單單二滘口水閘重建就需要5100萬元。”

  一到汛期,水利工作人員都繃緊了神經。中山市位于珠三角地帶,近年來超強臺風頻發,接連出現百年一遇風暴潮,2017年“天鴿”、2018年“山竹”都對當地農業生產造成了巨大損失。為此,中山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視,年初的中山市兩會上,水利設施減災防災成為今年“一號議案”,確保老舊水利設施運行不出問題。二滘口水閘重建的前期工作正在有序推進中。

  相比二滘口水閘,2012年改建后的三寶水閘可謂是重新煥發了勃勃生機,遠看氣勢磅礴,近看環境優美。三寶水利樞紐由舊三寶水閘、新建水閘、船閘組成,周圍建有喬灌草相結合的立體植物帶,儼然一座水利生態公園。走進三寶水利樞紐水閘監控室,《南方》雜志記者發現水閘實現了視頻實時監控,自動化操作船閘開閉,硬件設施相當先進。這么大一個水利樞紐,一共只有6名工作人員。“為保證安全運行,工作人員24小時在崗,6人三班倒,2人同時在崗。 ”民眾鎮水利所副所長王求介紹說。

  省水利廳:加固7000多座水庫

  《南方》雜志記者從廣東省水利廳獲得的數據顯示,目前全省已建成小(二)型以上水庫8413座,總庫容453億立方米;水電站9658座;5級及以上堤防3865條,總長22130公里;水閘8312座;規模以上泵站4810座。這些水利工程大大改善了南粵大地農業生產條件,為農民帶來豐收的希望,同時構成了全省城鄉水利防災減災工程體系。

  但是水利設施老齡化的問題也比較普遍。從建設時期來看,全省絕大部分水庫建于上世紀50至80年代,廣東“一村一小型水利”建設興起于上世紀50年代初。由于受當時條件限制,建設標準低、配套設施簡陋不全等問題普遍存在,加上經過幾十年的運行,一些水利工程存在安全隱患,成為我省防洪工程體系中的薄弱環節。

  針對水利設施老化的問題,全省各級水利部門已經行動起來,將省級水利投入分配與工程管理考核工作掛鉤,通過獎補資金分配激勵機制的建立,引導地方財政加大對水利工程運行管理的投入,全面促進水利工程的有效管理,一方面除險加固,一方面加強管護。

  除險加固方面,省水利廳介紹,為整治水庫安全隱患,1998年以來,我省共加固了7000多座病險水庫,取得了明顯的治理成效。當前我省列入相關規劃正在實施加固的病險水庫共有60座,這些水庫計劃于2020年前完成除險加固,165座大中型病險水閘項目列入規劃。近十多年,我省加大了對農村水利設施的投入,已對3宗大型灌區、132宗中型灌區和1158宗山區小型灌區進行了改造,有效灌溉面積達到2661萬畝,農田灌溉水有效利用系數從2010年底的0.44提高到2017年的0.4945,灌溉用水效率有了明顯提高。

  加強管護方面,水利部門著力破解“重建輕管”難題,逐步建立水利工程運行管理投入長效機制。省水利廳將力促地方落實主體責任,敦促地方有序推進規劃內工程項目實施,強化工程質量、安全和廉政管理,建立工程長效管護機制;同時以河湖長制為抓手,積極推動社會化、專業化管理模式,加大對建后管護成效突出地區的獎勵,激勵基層做好水利工程管護“最后一公里”工作,破解老舊水利設施運維的難題。

  老舊水利,對廣東的農業生產和群眾生活功不可沒。如今,“英雄”不應遲暮,唯有時時更新、時時維護,才能讓水利工程不斷煥發生機,久久為功、利在千秋。

?

  難題需要破解 時代召喚改革

  當前我國正處于大規模加快農田水利建設的新階段,廣東省老舊水利設施的運維問題再次進入各級政府的視野。在調研中,我們發現,由于設施老化,我省許多水利設施無法發揮應有的效用。從經濟上分析,有投入資金不足的緣故;從體制上分析,則是長期以來“重建輕管、重大輕小、重骨干輕配套”的水利建設格局造成的。

  處于粵東西北西羅定、南雄、陸豐,又是農業生產大縣,飽受老舊水利設施困擾,自不待言。令人詫異的是,在珠三角的中山,也不能獨善其身。中山市民眾鎮經濟發展在中山市23個區鎮排名一直靠后,鎮級財政收入有限,難以負擔水利設施建設費用。

  問題是時代的先聲,正是老舊水利設施的運維難題,為深入改革、啃下硬骨頭吹響了號角。 地方領導干部需要改變政績觀。水利工程工期長,見效慢,動輒要幾千萬上億元資金投入,建成后主體部分深藏于水下。需要領導干部有“功成不必在我,功成必定有我”的境界。不圖虛名不務虛功,只出實招務求實效,領導干部對基層水利工程的基礎性、公益性、艱苦性需要重新認識。

  雖然問題多多、困難重重,《南方》雜志記者也了解到,各地也正在積極行動起來,沒有等靠要,他們克服各種困難和不利因素,因地制宜地探索改革。無論是羅定的用水協會、陸豐的小型水利確權,還是南雄的管養一體、民眾鎮的積極作為,各地都根據自身條件和特點,進行了力所能及的改革和創新。這正是當下基層水利人擔當和責任的體現。

  眼下,基層水利迎來了最好的發展機遇期。恰逢全面深化改革時代,國家已安排多項基層水利財政公益性支出,出臺制度鼓勵地方創新體制機制,基層水利創新發展大有可為。破解老舊水利運維的關鍵問題,一是明確基層政府與上級政府事權關系與財力分配。誰出錢,誰來建,誰管護?二是調動種養殖大戶、農業經營戶、農業合作社以及社會資金的積極性,充分調動發揮市場機制。三是推進基層水利管理組織建設。經費如何保障,用人制度如何創新?四是探索中小型水利設施長期養護機制。

  基層水利是實現鄉村振興發展、水生態環境再造的基礎工程。難題需要破解,時代召喚改革。

?

網編:盧志科

  • 本網站由南方雜志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

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    備案號:粵ICP備10025432號

    中共廣東省委主管主辦·南方雜志社·深度凝聚力量

    Copyright 南方雜志社 All rights reserved 2018.

    论坛首页 psv2000必玩游戏排行 来几局百人牛牛有规律不 21点庄家17点必须开牌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五星总综合走势图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有什么能算出幸运飞艇的号码 香港马赛马会最准资料 红中二人麻将技巧 单机麻将不联网免费 psv2000必玩游戏排行 来几局百人牛牛有规律不 21点庄家17点必须开牌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重庆时时五星总综合走势图 欢乐生肖是官方彩吗 有什么能算出幸运飞艇的号码 香港马赛马会最准资料 红中二人麻将技巧 单机麻将不联网免费